Li

很爱北京,非常爱,嗯,就是这样,没毛病.

被陈粒《小半》洗脑睡不着,无聊翻照片翻到半月前给帆帆照的照片,想到一句话“没有什么应不应该,什么对与否,我只要自己不后悔就行。”

南方的冷,让北方汉子只想逃回北方和暖气共存亡!(文字与图片内容不符,拍摄于上周五晚十点半南昌八一广场天桥)